剛剛更新: 〔神醫狂妃甜且嬌全〕〔小祖宗她人美路子〕〔大唐妖怪圖鑒〕〔明末梟雄錄〕〔大明不可能這么富〕〔武俠大系統〕〔近身狂婿〕〔我為天帝召喚群雄〕〔胖揍星際商人〕〔奮斗在瓦羅蘭〕〔西游之絕代兇蟾〕〔大俠請選擇〕〔極品醫神當贅婿〕〔極品醫神當贅婿李〕〔李石川呂紫煙小說〕〔蠻獸騎兵〕〔魔偶天成〕〔大唐逍遙駙馬爺〕〔快穿后我被偏執大〕〔我復活了科學家
阿拉善奇書網      小說目錄      搜索
外掛優化中 第八章:畫中人
    有錢人的痛苦?焦春思量了一下自己口袋中的盤纏,隨后誠實地搖了搖頭:“體會這種痛苦,我可能還差些境界。”

    蘇幕遮的表情有些惋惜,仿佛是在遺憾自己沒有找到能夠共鳴的知音:“大家都知道我是蘇坊主的獨子,卻只羨慕我有錢,并不知道我為此承擔的壓力。我不想給我父親丟人,不想讓我母親被看不起,因此我才寧愿忍受痛苦,也要試盡百種藥材,只為變大變強。”

    變大?焦春的表情有些糾結,變強他可以理解,變大是什么意思?

    而且……

    “那剛才比武你還認輸……”焦春望著蘇幕遮,滿面不解。打都沒打就認輸,這似乎和你的主題思想不符啊。

    聞言,蘇幕遮只是淡淡地說了句:“我是家中獨子。”

    聽到“獨子”兩個字,焦春頓時明白了,同時也放心了不少。這么想來,蘇幕遮在家里肯定是有些話語權的,那幫自己妹妹應該也不算什么難事?

    “蘇兄,事不宜遲。你可否現在就隨我去府上做客,跟我父母講明緣由,將書語帶到仙坊去?”焦春有些緊張地說道,“我這兩日參加門派大選,也不知道家里是什么情況,總是有些擔憂。”

    蘇幕遮也正有此意,他目前還有很多事情不清楚,對于原主也有諸多不解,如果貿然回仙坊,被原主的父母認出來不是原裝貨,那估計又是燒了祭天的安排。

    二人一拍即合,立馬向著焦家趕去。

    “蘇兄,我目前尚未筑基,只能勉強御劍,又要帶一個人,恐怕有些不穩,你擔待著點兒。”焦春一邊召喚飛劍一邊開口說道。

    蘇幕遮很想勸一句“新司機不要隨便上路”,但他看了看焦春急躁的表情,又將這句話壓了回去。

    二人面前懸浮著的重劍被五彩光暈包裹環繞,散發出陣陣流光,一看便知絕非凡品。

    “這劍是家父傳給我的,十分安全。”焦春伸出手來,“蘇兄,請。”

    蘇幕遮表面氣定神閑,實則心如擂鼓地邁了上去,隨后看向焦春:“一會兒飛的時候,我們要站在上面嗎?”

    “當然。”焦春一邊站上來一邊開口說道,“蘇兄如果害怕可以抱著我的腰,摟緊我。”

    蘇幕遮想象了一下那個姿勢,立馬表示拒絕。這多不好,鈣里鈣氣的。

    于是,他在焦春驚疑的眼神中緩緩俯身,趴了下去,用雙手雙腳抱住了飛劍。

    果然,這樣就有安全感多了,而且避免了和同性的肢體接觸。

    完美!

    “蘇兄,你這是……”焦春往前錯了兩步,又給蘇幕遮騰了點兒地方。

    “抱劍式。”蘇幕遮也不客氣,再次挪了挪,蹭了些空間,“快走吧,不是很著急嗎?”

    焦春點頭。在蘇幕遮心中默念“起飛”的時候,焦春掐訣,重劍猛地騰空而起,蘇幕遮腦海中開始循環播放——這是飛一樣的感覺~~~這是自由的感覺~~~

    直到汪峰老師的歌在蘇幕遮腦內循環播放完十遍之后,重劍才緩緩降落。

    “就是這里了。”焦春有些愧疚地望著蘇幕遮,“對不起,剛才飛的好像不是很穩。”

    蘇幕遮看著被風吹了個天然雞窩頭的焦春,閉著眼睛也能想到自己現在大概是個什么形象。

    這叫不是很穩?

    這叫很是不穩!

    “罷了,正事要緊。”蘇幕遮擺擺手,從飛劍上爬下來,開始整理儀容儀表。

    好歹一會兒是要見女生的,理應稍微收拾下以示尊重。

    等到二人都整理妥帖邁步進門的時候,蘇幕遮迎面便看見一盞茶杯向自己飛來。說來也怪,如果放到平常,蘇幕遮面對這種狀況還會有幾分擔憂,但現在這飛來的茶盞在自己眼中就好像是慢動作播放一樣,他幾乎不費什么力氣就躲過去了。

    “父親,你這是做什么?!”焦春看著摔碎的茶盞急道,“這位可是蘇坊主的獨子。”

    蘇幕遮微笑著望向屋中怒氣正盛的中年男人,眼見著對方的表情逐漸變為驚訝懊悔,他滿意地點點頭——老爹的名號,果然好用!

    “這,這……”焦勝春快步走出,恭敬道,“原來是蘇小公子,請進!快請進!”

    隨后,焦勝春又瞥了一眼跪在門邊的女子:“還不滾下去?凈在這里礙事!”

    女子依舊低垂著頭,她起身對著蘇幕遮匆匆施禮后便疾步離去,伴隨著小聲的啜泣。

    “蘇兄?”焦春在蘇幕遮耳邊輕聲喚道。

    然而,蘇幕遮此時已經神魂分離。雖然只是驚鴻一瞥,但女子的容貌卻足以讓蘇幕遮晃神。

    螓首蛾眉,鳳眼微紅,般般入畫。

    光看上半張臉,蘇幕遮便體會到了什么叫“人面桃花,情致兩饒”。

    “是家女不懂事,沖撞了蘇小公子,還請蘇小公子莫怪。”焦勝春一邊將蘇幕遮往屋內讓,一邊賠笑道。

    家女?這么說來,剛才那位女子豈不就是焦書語?

    蘇幕遮直到坐下之后才回過神來,他也不是沒見過美女,前世自己科室旁邊就是整容整形科,流水線作業之后的成品里偶爾是會出幾個稀奇古怪的,但大部分也不算差。而且一進到這里,他便做好了見美女的準備,畢竟都是修煉之人,境界高了,容貌氣質自然會有所提升。

    可焦書語是不能修煉的,也就是說……她長成這樣是純天然!

    蘇幕遮喝了口茶,這才緩緩開口:“無事,我只是被飛來之物給嚇到了。”

    想起自己砸出去的茶盞,焦勝春更加懊悔,尬笑著問道:“不知蘇小公子前來所為何事?”

    小?你才小!蘇幕遮在心中默默吐槽了一句焦父對自己的稱呼,面上依舊是云淡風輕:“家母幾年前見過焦小姐一眼,對焦小姐甚是喜愛,因此……”

    “蘇夫人是想把書語收了去做童養媳?”還不等蘇幕遮說完,焦勝春便自作聰明地猜道。

    蘇幕遮有些懷疑剛才那茶盞是不是轉了個彎砸到焦勝春自己的腦袋了,就焦書語這個年紀,雖然不算太大,但做童養媳是不是有點兒過分了?

    估計焦勝春也想到了這茬,于是又慌忙改口:“還是……蘇夫人想讓書語給蘇坊主做小?”

    蘇幕遮無語凝噎,這思維跳躍……真是無敵了!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熱門小說: 〔我的愛情在奔跑〕〔神女有心妖有意〕〔血未涼〕〔我只能看見屬性面〕〔虎婿小說免費全文〕〔陸先生,你是我的〕〔嬌妻還小,大叔寵〕〔爹地債主我來了免〕〔穿越之獸世種田記〕〔醫藥空間:農女夜〕〔重生之嫡女有點毒〕〔顧云黛趙元璟〕〔葉凡〕〔靳總寵妻有度〕〔神醫小狂妃
  sitemap
31选7开奖12024
手机版3d过滤器安卓 大嘴棋牌游戏平台下载 快3一定牛 海豚海岸 浙江快乐彩 玩法 亅亅斗地主大众麻将 江苏福彩15选5走势 福州麻将下载安卓 英超第29轮 全民福州麻将安卓 福彩陕西快乐十分钟 华体网即时指数 股票分析报告 二人血流麻将下载 广西快乐双彩中奖规则 福建22选7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