剛剛更新: 〔神醫狂妃甜且嬌全〕〔小祖宗她人美路子〕〔大唐妖怪圖鑒〕〔明末梟雄錄〕〔大明不可能這么富〕〔武俠大系統〕〔近身狂婿〕〔我為天帝召喚群雄〕〔胖揍星際商人〕〔奮斗在瓦羅蘭〕〔西游之絕代兇蟾〕〔大俠請選擇〕〔極品醫神當贅婿〕〔極品醫神當贅婿李〕〔李石川呂紫煙小說〕〔蠻獸騎兵〕〔魔偶天成〕〔大唐逍遙駙馬爺〕〔快穿后我被偏執大〕〔我復活了科學家
阿拉善奇書網      小說目錄      搜索
外掛優化中 第三十三章:收下這份祝福
    “你之前的想法是對的,這件事要從長計議,眼下最重要的是弟子大比,你先安心比賽。”宇萌上人說完就準備離開。

    “師父,您這是要……”蘇幕遮有些懵。

    “不是給你說了我有事要外出嗎?”宇萌上人憐愛地看著蘇幕遮,“腦子又不好了?”

    “可是追魂引……難道不管追魂引了?”蘇幕遮不能理解宇萌上人的腦回路。

    “這追魂引其實并不是什么高明的法術,也有正邪之分。”宇萌上人一看蘇幕遮的表情就知道自己的這個傻徒弟什么都不知道,“為師若是想要對你使用追魂引也不過是掐個訣的事情,對方要如此大費周章,應該也就是個低階魔修,水平估計跟你不相上下,說不定還不如你。”

    蘇幕遮這回算是聽明白了,不過……明白了還是很擔心啊!

    “放心吧,這屋內是有禁制的,對方進不來。”宇萌上人又從儲物袋中掏出一把符紙,“那,這些都給你,如果真遇到危險就往對方臉上砸,保命不成問題。”

    說完,宇萌上人就頭也不回地走了。

    衣袖也沒揮,云彩也沒帶。

    蘇幕遮看著手里皺巴巴的一大團紙,開始認真思考這玩意兒能用的可能性。

    算了,師父總歸是不會害他的!

    蘇幕遮走到案前將符紙一張張展開鋪好,最后又一同放進自己的儲物袋中。

    做完這些,他也沒什么心思看畫冊了,而是又拿出世界書倒騰起登陸獎勵來。

    第八天的九轉玲瓏骰,這個賭徒用具被他師父借給朋友了。當然,蘇幕遮從中也收取了一筆不小的費用。

    第九天的潤靈璧一直被蘇幕遮戴在身上,這對他的修煉大有裨益,尤其是對他的木靈根有滋養作用。

    第十天的九天仙釀,被他用來孝敬師父了,順便幫他師父破了酒禁。

    第十一天的轉性丹,這個……蘇幕遮沒敢用,他師父也搗騰不出去,看來只能放過期了。

    第十二天的同心鈴,蘇幕遮覺得這個可以作為保留節目。

    第十三天的破障琴,這個也很有用處。

    第十四天的樹葉……

    蘇幕遮看著手中綠油油的樹葉陷入了沉思。

    樹葉是片好樹葉,問題是……怎么用?

    蘇幕遮本想問問世界書,世界書卻突然出了bug,無法溝通。

    他也不是沒有問過宇萌上人,但就連宇萌上人也沒見過此類法寶,最后還建議他烤了吃。

    蘇幕遮當然不會把樹葉烤了吃,他看著身邊的破書喃喃道:“你已經是個成熟的系統了,怎么會有bug呢?”

    哎……不能跟世界書說話的第一天,想它。

    bug修復要多久?蘇幕遮仰面躺在宇萌上人的床上,腦中思考著如果趕不上弟子大比要怎么辦?

    還好這次只是語言溝通部分出了bug,要是其他部分……蘇幕遮可能已經崩了。

    為了以防萬一,蘇幕遮還是將現有的獎勵都拿出來放進了另外的儲物袋里。系統的儲物袋雖然空間大,不用擔心被盜,但是……他會有bug啊!

    萬一全都鎖死,那豈不是涼涼?

    第二天,蘇幕遮默默領取了當天的登陸獎勵——大鼓錘!

    “只有鼓錘?”蘇幕遮不可置信地看著領取獎勵的頁面,“鼓呢?沒鼓我錘什么?”

    回應蘇幕遮的只有長久的沉默。

    哎……不能跟世界書說話的第二天,想它想它。

    轉眼就到了弟子大比那天,就在蘇幕遮整裝待發準備出門的時候,宇萌上人又帶著一身的傷回來了。

    “徒兒,為師又被揍了。”宇萌上人巴巴地看著蘇幕遮。

    蘇幕遮無奈點頭:“看出來了。”

    他側身將宇萌上人讓進屋,然后以最快的速度為宇萌上人包扎好:“弟子先去參加大比,師父……有空有心情有能力就來看看吧。”

    蘇幕遮自然也希望有師父在他身邊為他坐鎮,奈何宇萌上人這個傷實在是有點兒慘,至少比上次嚴重許多。

    “好……”宇萌上人倚靠在床上虛弱地應道,“為師祝福你。”

    蘇幕遮拱手退出房間。

    一聽說要參加弟子大比,別人家的師父都是送各種法寶仙器,自己家的師父……送祝福!

    不對,還有那堆符紙!

    但宇萌上人不是說符紙是用來防邪魔歪道的嗎?對同門應該不能用吧?

    蘇幕遮埋頭思考著,最后打定主意——不到絕境絕不用,到了絕境必須用!

    “蘇兄!”一道熟悉的聲音傳來,蘇幕遮順著聲音望去,來人不是焦春還能是誰。

    蘇幕遮停下腳步,待焦春跑到身邊后才和他一同向著比武場地走去。

    “今天怎么敢跟我說話了?”蘇幕遮有些疑惑地說道。

    “我說我是來下戰書的,師父就讓我來了。”焦春得意洋洋地說道。他上次跟蘇幕遮說完話之后被罰的非常慘,可是長了記性,這次才留了個心眼。

    蘇幕遮笑了笑,所謂的下戰書就是放狠話,看來焦春有按照自己所說的,在表面上跟自己劃清界限。

    “你也是來祝福我的?”蘇幕遮望著焦春問道。

    焦春搖搖頭,他看了看四周,確定沒有人注意他們之后才壓低聲音說道:“我是來提醒你的,據說葉知秋也會參加弟子大比。”

    “葉知秋?”蘇幕遮一愣,“可他的腿不是都……”

    “誰說不是呢?”顯然焦春自己也百思不得其解,“我問過師父,他只說葉知秋會代表盟主座下弟子參賽,但具體的……師父也不知道了。”

    連本次比賽最大的贊助商星純長老都不知道內幕?

    蘇幕遮覺得這事情玄幻了!

    葉知秋……想想之前焦書語跟自己說過的話,蘇幕遮只覺得心里很不舒服。

    “總之,這次弟子大比你一定要小心,就算被逐至外門也無所謂,命必須先得保住了!”焦春神色嚴肅地叮囑道,“比賽都是在特有的結界內進行,如果真的發生什么意外,也恐會施救不及。”

    其中的道理蘇幕遮自然是明白的,等結界打開,他不僅涼了,而且都硬了。

    風一吹,就散了。

    塵歸塵,土歸土。

    愛隨風,恨隨云。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熱門小說: 〔我的愛情在奔跑〕〔神女有心妖有意〕〔血未涼〕〔我只能看見屬性面〕〔虎婿小說免費全文〕〔陸先生,你是我的〕〔嬌妻還小,大叔寵〕〔爹地債主我來了免〕〔穿越之獸世種田記〕〔醫藥空間:農女夜〕〔重生之嫡女有點毒〕〔顧云黛趙元璟〕〔葉凡〕〔靳總寵妻有度〕〔神醫小狂妃
  sitemap
31选7开奖12024
cba篮球比分直播 双色球对望码算法 极速快3大小和值计划 幸运排列3开奖结果 甘肃麻将打法大全 网赚导航 广西友玩麻将 黑龙江快乐十分玩法 广东麻将规则胡图解 美都能源股票趋势 波克城市棋牌 山东十一运夺金走势图新浪 星期天双色球开奖走势图 篮球比分直播90vs新浪 大嘴棋牌 官网 北京快三是合法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