剛剛更新: 〔神醫狂妃甜且嬌全〕〔小祖宗她人美路子〕〔大唐妖怪圖鑒〕〔明末梟雄錄〕〔大明不可能這么富〕〔武俠大系統〕〔近身狂婿〕〔我為天帝召喚群雄〕〔胖揍星際商人〕〔奮斗在瓦羅蘭〕〔西游之絕代兇蟾〕〔大俠請選擇〕〔極品醫神當贅婿〕〔極品醫神當贅婿李〕〔李石川呂紫煙小說〕〔蠻獸騎兵〕〔魔偶天成〕〔大唐逍遙駙馬爺〕〔快穿后我被偏執大〕〔我復活了科學家
阿拉善奇書網      小說目錄      搜索
外掛優化中 第三十七章:立人設
    焦春都這么說了,蘇幕遮要還是不懂那就是真傻了。

    他低頭輕笑:“星純長老還真是修真界的一朵奇葩啊。”

    可不就是奇葩嗎?

    蘇幕遮第一次見到這么會玩營銷立人設的修真者,這要放到現代,當個娛樂教父也是綽綽有余啊。

    蘇幕遮回想起自己和蘇家慕討論要拜入哪個山頭,尋哪位高人做師父時的場景,當時蘇家慕也是第一個就提出了星純長老,在飯桌上的時候他們是怎么說的來著?

    “萬劍盟的星純長老道行深,人品也端正,享譽三界。”

    現在想想,這都是人設立得好啊!

    就連小書童純生不是也被忽悠了嗎?自己曾經也以為星純長老剛正不阿,雖然氣量有所欠缺,但到底是個至善之人。

    如今看來……不過是貪圖虛名的偽善罷了。

    “蘇兄,你剛入門沒多久,還是不要與星純長老為敵比較好。”焦春此刻的神色也有幾分糾結,“我師父他聲名在外,如果真的發生什么沖突,到時候被說不是的人也肯定是你。”

    焦春勸誡的意思很明顯,蘇幕遮聽后卻搖了搖頭:“我聞忠善以損怨,不聞作威以防怨。星純長老這是要用自己的地位來壓我?”

    焦春苦笑:“說實話,我也沒想到師父是這樣的人,他已經給我們下了命令,無論如何只能是他門下的弟子奪得破空扇,然后……再光明正大的交還給他,作以感恩他的教導之情。”

    蘇幕遮嗤笑一聲,這一手操作,真是666!

    “那如果是我贏了這破空扇呢?”蘇幕遮挑眉問道。

    “恐怕……師父會做些手腳。”焦春的話說得很委婉,但蘇幕遮已經聽明白了其中的意思。

    蘇幕遮并未再多言,拱手對著焦春道謝之后便去了宇萌長老的住處。

    雖然現在流言四起,但還是謹慎為重,他回去是要使用世界書的,被那操縱著追魂引的兒呢知道總歸是不好。

    不過,為了避嫌,這一次蘇幕遮把純生也一起帶上了。

    這小書童雖然有的時候會搞搞事情,但好在嘴巴緊,不會多打聽。

    宇萌上人依舊沒有回來,所以房間內只有蘇幕遮和純生兩個人。

    “少爺要修煉嗎?我去外屋。”說完,純生便轉生離開了,將空間留給蘇幕遮。

    蘇幕遮望著純生的背影贊許地點點頭,這孩子真是越來越貼心懂事了!

    蘇幕遮盤腿坐下,拿出世界書試圖溝通交流,然而回應他的依舊是沉默。

    這個bug到底要修復多久?蘇幕遮無語凝噎。

    他現在很想問問其他世界的天選之子們——你們的金手指會壞嗎?

    蘇幕遮嘆了口氣,將世界書隨手扔到一邊,繼而便開始了今天的修行調養。

    他其實很喜歡這種安靜的獨處時光,感受著靈力在體內緩緩流轉,然后一點一點……睡過去……

    “靠!怎么睡著了!”

    第二天蘇幕遮醒來難得有了想罵粗口的沖動,作為一個修真界人士,他居然睡著了?

    恥辱啊!

    不過……好爽啊!

    雖然調息也能緩解疲憊,但到底和睡眠的感覺完全不同。

    “世界書,早安。”蘇幕遮打著哈哈說道。

    “早安。”

    書頁上緩緩浮現出的數字讓蘇幕遮足足愣了一分鐘。

    “你好了?”蘇幕遮將世界書捧在手中,“究竟是哪位人類的工程師治愈了你?”

    “你強行突破境界,導致我們被天道法則盯上了。”

    蘇幕遮無奈扶額:“我不是都被雷劈過了嗎?怎么又……”

    “任何的人境界提升都應該是要有一定的時間積累,而你在短短一天內完成了它,被雷劈又連累到我還算是輕的,如果從筑基到金丹期你也這么玩,我們倆估計能涼到硬了。”

    蘇幕遮第一次看見世界書說這么多的話,由此也可以明白此事的重要性。

    “好的,我記住了。”蘇幕遮嘆了口氣,“那常規情況下,從筑基到金丹要多長時間比較合適?”

    “最少二十年。”

    蘇幕遮一口老血梗在喉頭,不過想想也是,修真人士的平均年齡都比較大,二十年于他們而言也不過是彈指一揮間。

    “還有,你對翟夢璃的態度引起了原主的不滿。”

    翟夢璃?蘇幕遮突然想到了自己跟宇萌上人說不喜歡翟夢璃時的情景,那時候自己心口一痛,難道這就是原主對自己的警告?

    一想到原主喜歡的人是翟夢璃,蘇幕遮就覺得腦殼疼,即便是為了回原先的世界,他也不愿意當翟夢璃的舔狗,而且就翟夢璃的表現來看,即便他舔了,估計結果也是舔到最后一無所有。

    這樣的話,豈不是照樣完不成任務?

    為了一個有百分之八十的可能性都完不成的任務,去做自己厭惡反感的事情,蘇幕遮自認這不是他的行事作風。

    至于回到原來的世界……

    他在原來的世界也不過是一具行尸走肉而已,雖然活著,但感受到的只有孤獨和冰冷。

    在這里,他有關心他的蘇家慕和錢方圓,還有知恩圖報的焦氏兄妹,更有討喜的師父宇萌上人。

    一直留在這里,或許也不是什么難以接受的事情?

    蘇幕遮的心態慢慢發生了變化,他不動聲色地對著世界說問道:“原主的殘魂不開心了會發生什么?”

    “這要看他想做什么。”

    蘇幕遮點點頭,假意說道:“我知道錯了,后面會注意的。”

    他放心世界書,卻不放心原主的殘魂,所以對話溝通上自然要謹慎一些。

    “領取今天的登陸獎勵。”蘇幕遮開口說道。

    隨后……蘇幕遮就看見了一個極小的勺子。

    是的,極小!

    就好像是把挖耳勺上半部分單獨切割下來了一樣。

    “這是什么?”蘇幕遮疑惑地打量著手中的東西,生怕一個不小心掉到地上。畢竟就這個體量,找起來應該挺難的。

    “采耳。”

    “采耳?不會是我想的那個吧?”蘇幕遮拿起采耳對著陽光看了看,“挖耳朵的?”

    不,這不是真的,肯定別有一番玄機。

    說不定還能幫他一招制敵!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熱門小說: 〔我的愛情在奔跑〕〔神女有心妖有意〕〔血未涼〕〔我只能看見屬性面〕〔虎婿小說免費全文〕〔陸先生,你是我的〕〔嬌妻還小,大叔寵〕〔爹地債主我來了免〕〔穿越之獸世種田記〕〔醫藥空間:農女夜〕〔重生之嫡女有點毒〕〔顧云黛趙元璟〕〔葉凡〕〔靳總寵妻有度〕〔神醫小狂妃
  sitemap
31选7开奖12024
博彩e族首页 福建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上海百搭麻将抢杠 内购破解版的捕鱼欢乐炸 吉林心悦麻将app下载 街机捕鱼单机版 哈灵浙江麻将官网 年线怎么看 河北体彩11选5定牛 今天麻将财运方位 福建22选5号码 做网站赚钱吗 江西十一选五一定牛 甘肃快3走势图基本走势图 麻将多少张 彩票开奖黑龙江6十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