剛剛更新: 〔神醫狂妃甜且嬌全〕〔小祖宗她人美路子〕〔大唐妖怪圖鑒〕〔明末梟雄錄〕〔大明不可能這么富〕〔武俠大系統〕〔近身狂婿〕〔我為天帝召喚群雄〕〔胖揍星際商人〕〔奮斗在瓦羅蘭〕〔西游之絕代兇蟾〕〔大俠請選擇〕〔極品醫神當贅婿〕〔極品醫神當贅婿李〕〔李石川呂紫煙小說〕〔蠻獸騎兵〕〔魔偶天成〕〔大唐逍遙駙馬爺〕〔快穿后我被偏執大〕〔我復活了科學家
阿拉善奇書網      小說目錄      搜索
外掛優化中 第五十一章:別煽情,煽不動!
    蘇幕遮知道,在這個世界上,有一種戀愛叫“你媽覺得你該談戀愛了”,而自己好像不幸就處于這種狀況下。

    他望了望焦書語,隨后神色尷尬地開口說道:“聊天的事情……要不我們先放放?”

    說完這句話,蘇幕遮頓時感覺自己也變成了一個為裝逼升級事業而奮斗的996青年。

    然而,就在蘇幕遮以為焦書語肯定會因為害羞而同意的時候,焦書語突然漲紅著臉說道:“不行,伯母吩咐過的就必須要做到。”

    蘇幕遮仔細地打量著焦書語,腦中不斷思考著焦書語說這句話的意思。

    焦書語被蘇幕遮盯得有些害羞,她壓低聲音說道:“總之,伯母也是為了公子著想,不管多晚,只要公子吩咐,我都會來陪公子聊天的。”

    蘇幕遮無語,這個“不管多晚”包含的信息量實在是太大了。

    他猶豫了一下,婉轉道:“那我們還是盡量挑白天的時候聊吧,熬夜對身體不好。”

    蘇幕遮用行動證明了,在愛情面前,有的東西它不是你的就不是你的,就算到你手里,也能給你自己折騰沒了。

    眼看著焦書語的神色越來越沮喪,蘇幕遮尋思著是不是自己又有哪句話沒說對,傷到了人家姑娘的自尊心。

    于是他輕聲解釋道:“我現在的主要任務還是掙錢,然后努力讓你抱我大腿。在此之前,我必須讓自己大腿變得粗壯起來才行。”

    “大腿?粗壯?”焦書語顯然沒有理解蘇幕遮話中的意思,她向后退了一步,仔細地打量著蘇幕遮的腿部。

    那赤裸裸的眼神讓蘇幕遮心中有了一個大膽的猜想——有一說一,絕不裝逼!我合理懷疑這姑娘是饞我身子!

    在前世和姑娘說話都很少的蘇幕遮此刻只覺得分外不自然,但是如果這個時候抬手去捂,那場面只會變得更加尷尬。

    于是蘇幕遮只能硬著頭皮讓對方看,心中不斷地安慰自己——光天化日,朗朗乾坤,大家衣冠整齊,只是被別人看兩眼嘛,沒有什么大不了的!

    但焦書語看了半晌,依舊沒有察覺到有什么不同的,她索性直白地對著蘇幕遮問道:“公子剛才所說的粗壯,可是指什么隱疾?”

    蘇幕遮這才明白過來焦書語一直在想什么,他哭笑不得地解釋著:“所謂的抱大腿就是說,以后或許我可以在修行路上保護你,你可以倚仗我。”

    聞言,焦書語恍然大悟,她笑著對蘇幕遮道謝,繼而將空間留給蘇幕遮練功,自己轉身出去了。

    眼見焦書語合上房門,蘇幕遮猛地松了一口氣。

    雖然他自己也不知道剛才在緊張什么,不就是說個話嘛,也不是什么大事,為什么自己會有那諸多的不安?

    最后蘇幕遮還是將一切的鍋都甩到了錢方圓的身上——肯定是老媽有毒!

    蘇幕遮搖了搖頭,將這些亂七八糟的思想從腦中清除。

    他抬手拿出世界書,現在自己已經有了平安渡劫丸,提升境界的事情也跟著有了可操作性。

    不過吃一塹長一智,這一次蘇幕遮決定循序漸進,他將修為提升到筑基三層便停了下來。

    果然,剛剛完成操作,蘇幕遮便覺得渾身都痛苦難忍,仿佛四肢百骸都在被烈焰燃燒一般。

    蘇幕遮在蓮花玄功營造的花海中娘不兮兮地躺了半日,這才覺得好受一些。

    等他再次睜眼,外面的天色已經黑了。

    蘇幕遮長出一口氣,心中更加堅定了不能讓焦書語滋生火靈根的想法。

    這種苦他一個大男人受著都覺得有些吃力,更何況焦書語這樣細皮嫩肉的小姑娘。

    想到焦書語,蘇幕遮這才記起來,自己現在可不是一個人住!

    他強撐著身子坐起來,腳步虛浮地走到門外。

    只見焦書語此刻正坐在石階上,腦袋一點一點地打著瞌睡,顯然已經是十分困倦了。

    “現在是什么時候了?”蘇幕遮開口問道。

    焦書語被突然出聲的蘇幕遮嚇了一跳,她身子一抖,過了一會兒才緩過神來答道:“剛過子時。”

    “子時?”

    也就是晚上十一點多?

    蘇幕遮這回算是真切地認識到自己到底調息療傷了多久,他看著焦書語有些愧疚地說道:“我一練功就忘了時間,沒想到都這么晚了,你也趕緊休息吧。”

    誰曾想,即便困到這般境地,焦書語依舊不忘她那光榮而又艱巨的任務:“今天要跟公子聊的時辰還沒聊夠呢。”

    蘇幕遮無語凝噎,這姑娘的敬業精神真是無敵了!

    “好吧,你開個頭,說說聊什么?”蘇幕遮把問題拋給焦書語,既然是她非要聊,那總得想個話題吧。

    不然夜深人靜的,兩個人坐這兒跟尬聊,實在是太干燥了。

    焦書語偏頭沉思了一會兒,隨后試探著問道:“要不然公子與我說說你過去的事情吧。”

    “過去的事情?”蘇幕遮心頭一跳,他穿過來還沒多久,談過去的事情不就等于直接穿幫嗎?

    “公子?”焦書語看蘇幕遮好像在發呆,便小聲地提醒著。

    蘇幕遮朝焦書語擺了擺手:“正在編,稍等。”

    焦書語聞言一愣,善解人意地問道:“是我問了什么不該問的嗎?”

    蘇幕遮輕嘆一聲,故作深沉道:“書語啊,你知不知道,每個男孩子的過去都是一本書?而翻開這本書是需要巨大的勇氣的。所以我才會遲疑那么久,我是在積攢勇氣啊。”

    蘇幕遮只覺得以后如果真的要給自己選一個道號的話,那自己的道號肯定是胡扯。

    “書?”焦書語歪著頭看向蘇幕遮,“你不是已經有一本了嗎?名字叫做《回門派的誘惑》。”

    “你這丫頭,那是我的法寶。”蘇幕遮輕笑,“如果硬要把我過去的人生比作一本書的話,那應該叫《悲慘世界》。”

    “公子以前過得很不好嗎?”焦書語的眼中滿是同情,“以公子的家境……難道是花錢太累了?”

    蘇幕遮與焦書語拉開一段距離,他仔細地打量著面前的這位姑娘。

    這是在懟他吧?

    這肯定是在懟他!

    好好的一個姑娘,怎么就煽不動情呢?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熱門小說: 〔我的愛情在奔跑〕〔神女有心妖有意〕〔血未涼〕〔我只能看見屬性面〕〔虎婿小說免費全文〕〔陸先生,你是我的〕〔嬌妻還小,大叔寵〕〔爹地債主我來了免〕〔穿越之獸世種田記〕〔醫藥空間:農女夜〕〔重生之嫡女有點毒〕〔顧云黛趙元璟〕〔靳總寵妻有度〕〔葉凡〕〔神醫小狂妃
  sitemap
31选7开奖12024
湖北快三和值跨度属性走势图 重庆幸运农场技巧规律 皇家棋牌上线了 五星组选120都有哪些号码 排列5宝贝 无需联网无需登录的单机麻将 a股是什么股票 下载欢乐血流成河麻将 单机版四人麻将 玩秒速赛车五码技巧 足球500比分直播 新闻 江苏11选5任五遗漏号 北京赛车pk10历史开奖 北京28预测神预测 七乐彩复式8个号多少钱 500万彩票网即时比分完整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