剛剛更新: 〔神醫狂妃甜且嬌全〕〔小祖宗她人美路子〕〔大唐妖怪圖鑒〕〔明末梟雄錄〕〔大明不可能這么富〕〔武俠大系統〕〔近身狂婿〕〔我為天帝召喚群雄〕〔胖揍星際商人〕〔奮斗在瓦羅蘭〕〔西游之絕代兇蟾〕〔大俠請選擇〕〔極品醫神當贅婿〕〔極品醫神當贅婿李〕〔李石川呂紫煙小說〕〔蠻獸騎兵〕〔魔偶天成〕〔大唐逍遙駙馬爺〕〔快穿后我被偏執大〕〔我復活了科學家
阿拉善奇書網      小說目錄      搜索
外掛優化中 第五十六章:師父歸來
    “公子,你可聽說過靈根和父母的關系?”焦書語開口問道。

    “靈根和父母的關系?你是說遺傳?”蘇幕遮有些疑惑。

    雖然焦書語沒有聽懂蘇幕遮在說什么,但看蘇幕遮臉上的表情,似乎她也能明白幾分。

    隨后焦書語便繼續解釋道:“不管是五行靈也好,還是變異靈根也好,這些大多與父母的靈根是有關系的。簡單來說,焦勝春祖上就有人是五行靈,所以焦春覺醒五行靈也沒有什么可意外的。”

    蘇幕遮點點頭,翻譯過來也就是:你祖上有那個基因,至于它是顯性還是隱性,就看你自己的造化了。

    聽了焦書語的話,蘇幕遮突然想到一個很無厘頭的問題:“你父親為什么要叫焦勝春?”

    聞言,焦書語的笑容充滿了諷刺:“這個名字是他后面改的。在焦春覺醒五行靈之后,他就把自己的名字改成了焦勝春。”

    蘇幕遮無語,當老子的要勝過兒子,這哥們兒也是挺有想法的。

    當然,這話他肯定不能當著焦書語的面說出來,畢竟要照顧到人家姑娘的情緒。

    于是他猶豫了一下,改口說道:“那你父親還真是老當益壯!”

    焦書語并沒有就自己父親到底壯還是不壯這個問題繼續討論下去,她話鋒一轉:“可是焦勝春祖上并沒有任何一位是變異靈根。”

    蘇幕遮一愣,在那一瞬間,他仿佛聽見雨滴落在青青草地。

    不過他嘴上依舊幫忙辯解著:“那或許是你母親那一支有變異靈根也不一定。”

    焦書語緩緩搖頭:“我母親至死都是個凡人。其實……我和焦春并非同母所生,只是我母親走得早,我同焦春一起被撫養長大,他待我和同父同母的親哥哥也并無二致。”

    蘇幕遮點頭,焦春對焦書語的感情他自然是看得出來的,這幾天要不是蘇幕遮這里不方便,焦春都恨不得日夜守在焦書語的床邊。

    就在蘇幕遮想著要如何幫焦書語繼續編下去的時候,焦書語突然冷聲說道:“而且我母親那一支世世代代都是凡人。一定要說有什么不同的地方,恐怕也就是長得較為好看罷了。”

    蘇幕遮嘆了一口氣:得,這回一錘定音了!自己也不用想要怎么幫焦書語辯白了。

    焦勝春這個老頭子一心想要勝過兒子,但卻不知道自己已經在綠巨人的路上走遠了。

    蘇幕遮索性岔開話題,直接問道:“以后你打算怎么辦?”

    按照蘇幕遮的意思,眼下有兩條路可走,一是擺明身份,正兒八經的拜師入門,但同時恐怕跟焦勝春那邊沒法交代;另一種就是隱瞞身份,偷偷修行。

    “我想跟公子拜在同一個師父門下。”焦書語說得異常堅定。

    蘇幕遮嘆了口氣,看來這姑娘是打算選第一條路了。

    “萬劍盟還有其他修為人品都不錯的長老,主要是……我師父現在還不知道人在何處呢。”

    蘇幕遮說起這話自己都感覺無可奈何,哪有這樣的,入門沒幾天師父丟了。

    “沒關系,我可以等。”焦書語連忙說道。

    蘇幕遮沒有在這個問題上再繼續糾纏下去,轉而問道:“你打算怎么跟焦勝春交代?”

    他不用想就知道,此事一出。焦勝春必然會發現焦書語不是親生的。

    然而,焦書語聽到這個問題只是冷笑一聲:“公子放心,不會出什么大麻煩的,而且說不定還會有意外驚喜。”

    蘇幕遮聞言感到十分詫異,這又是什么套路?

    不過他看焦書語那胸有成竹的樣子也不好再多問,畢竟這個問題本身就比較敏感。

    目前的情況有些復雜,在宇萌上人沒有回來之前,蘇幕遮還真不敢隨便給焦書語提意見。

    而且看焦書語這神態堅決的樣子,蘇幕遮也知道對方恐怕不是自己能夠勸得動的。

    后面的兩天,蘇幕遮和焦書語依舊是如同往常那般相處著。

    蘇幕遮不斷地提升著自己的修為,同時也讓焦書語前去找焦春,由焦春給焦書語傳授了一些比較初級的功法,、。

    沒辦法,蘇幕遮倒是想自己教,奈何他自己也是個半吊子水準,所以說跳級也有跳級的痛苦。

    ……

    終于有一天,消失已久的宇萌上人回來了。

    這一回他依舊是遍體鱗傷,但他帶的東西可謂是震驚了萬劍盟上下——千年蛟獸的妖丹和一柄通體泛著淺藍色光芒的長劍。

    眼見宇萌上人滿載而歸,盟主立馬笑著迎上去:“不說一聲就離開,我們還當你是出了什么事呢?”

    宇萌上人滿不在乎地將那妖丹扔給盟主:“我一心想要為本門做點貢獻,一路上遇見的艱難險阻頗多,這倒也沒有什么,但我哪能想到自己的徒弟居然差點被人冤枉至死。”

    聽到宇萌上人的話,盟主頓時臉上有些掛不住,不過他依舊強顏歡笑道:“之前的確是我疏忽了,不過現在真正的奸人已被懲處,你大可以放心。”

    “已被懲處?”宇萌上人冷笑一聲,神色之間滿是不屑,不過他也未多說什么,只是擺了擺手,“現在我已經回來了,你們也可以讓我那傻徒弟出門了吧?”

    來的路上他便已經聽弟子們說了蘇幕遮的近況,當聽到蘇幕遮差點被冤死的時候,他便氣不打一處來。

    雖然他和蘇幕遮相處的時間并不算很長,但他是打心底里喜歡這個徒弟。

    對于喜歡的徒弟,宇萌上人向來是毫不掩飾自己的護犢之情。

    蘇幕遮帶著焦書語前往正殿,他看見宇萌上人的時候差點沒忍住叫出聲來。

    時間越久,他越擔心宇萌上人的安危,擔心自己這個便宜師傅一不小心出了什么狀況。

    此刻看到宇萌上人雖然身上傷處頗多,好歹精神不錯,一看便知大部分都是些皮外傷。

    “師父。”蘇幕遮躬身行禮,跟在他身后的焦書語則十分懂規矩地退到了一邊。

    宇萌上人注意到了面覆輕紗的焦書語,他略微探查之后神色一動,不過終究還是什么都沒有說。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熱門小說: 〔我的愛情在奔跑〕〔神女有心妖有意〕〔血未涼〕〔我只能看見屬性面〕〔虎婿小說免費全文〕〔陸先生,你是我的〕〔嬌妻還小,大叔寵〕〔爹地債主我來了免〕〔穿越之獸世種田記〕〔醫藥空間:農女夜〕〔重生之嫡女有點毒〕〔顧云黛趙元璟〕〔靳總寵妻有度〕〔葉凡〕〔神醫小狂妃
  sitemap
31选7开奖12024
平特尾公式规律算法 今日大今日大乐透开奖结果 福建八闽麻将下载手机 股票二维码微信群 516棋牌游戏捕鱼 老快3遗漏号36o一定牛 重庆幸运农场快乐可靠吗 基金配资多少倍 博彩网站 今晚开什么特马资料26 贵阳川麻将 山东群英会开奖查询图 东方6+1游戏规则 大智慧手机炒股好吗 福建体彩31选7官网站 分分彩不亏钱的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