剛剛更新: 〔神醫狂妃甜且嬌全〕〔小祖宗她人美路子〕〔大唐妖怪圖鑒〕〔明末梟雄錄〕〔大明不可能這么富〕〔武俠大系統〕〔近身狂婿〕〔我為天帝召喚群雄〕〔胖揍星際商人〕〔奮斗在瓦羅蘭〕〔西游之絕代兇蟾〕〔大俠請選擇〕〔極品醫神當贅婿〕〔極品醫神當贅婿李〕〔李石川呂紫煙小說〕〔蠻獸騎兵〕〔魔偶天成〕〔大唐逍遙駙馬爺〕〔快穿后我被偏執大〕〔我復活了科學家
阿拉善奇書網      小說目錄      搜索
外掛優化中 第五十七章:心有不甘
    “徒兒,為師離開的這段時間都發生了什么事情?你現在大可以一一說來。”宇萌上人朝蘇幕遮開口說道。

    蘇幕遮躬身答:“是。”

    隨后他便將這段時間發生的事情細細上稟,隨著蘇幕遮的話,盟主和星純長老的臉色也變得越來越難看。

    “不過此事并不怪盟主,我很理解盟主和諸位長老的做法。”蘇幕遮輕聲說道,隨后還朝盟主十分友好地笑了笑。

    星純長老也跟著松了一口氣。

    不過很快,蘇幕遮話鋒:“只是有一事,徒弟一直心有不甘。”

    “哦,什么事?”宇萌上人挑眉,顯然他對蘇幕遮剛才的表現也有些不滿。

    他現在就是來幫徒弟找回場子的,要是徒弟真的無欲無求,什么都能忍,那他反倒覺得有些沒意思了。

    如今聽到蘇幕遮心有不甘,宇萌上人立馬頗有興趣地坐直身子,望向蘇幕遮,圓圓的臉上滿是期待。

    “入門弟子大比的時候,徒弟被人暗算,這才不得不終止比賽,后來我雖然洗刷了冤屈,但因為師父一直失蹤未歸的事情,我又被限制了自由。

    如今師父已經回來了,我也可以證明自己的清白了,不知道那一場我未完成的弟子大比現在可否繼續?”

    聽到蘇幕遮的話,星純長老臉色一變。

    他趕忙上前一步,拱手說道:“如今弟子大比的結果已出,是我門下弟子拔得頭籌,獎勵也已經發放給了他,要是再猛然說什么重比的話……恐怕有些不妥。

    如果蘇師弟真的那么在意輸贏,大可以等下次再來和我的徒兒一較高下。

    不過,恕我直言,師弟這么在意輸贏,恐怕會影響道心。”

    蘇幕遮冷笑,他之前已經聽焦春說過其中的彎彎繞了,眼下星純長老緊張成這副樣子也不過是舍不得自己的寶貝。

    蘇幕遮正欲開口反駁兩句,就聽到自己的師父宇萌上人冷聲說道:“既然是比試,不在乎輸贏,在乎什么?你別是舍不得那寶貝了吧?”

    這話宇萌上人當然有資格說,此刻星純長老面色赤紅,卻不知道該如何反駁。

    “星純,你入門的日子也不算短了,怎么著盡想著把好處往自己口袋里裝,卻從未想過給門派帶些什么好處呢?

    我回來的路上聽弟子們說起這次比試你拿了一件不可多得的寶物出來,本以為你已經有所改變了,沒想到也只不過是博個虛名,反手又將寶物裝回了自己的口袋里。”

    宇萌上人說話可謂是毫不留情,但此刻星純長老礙于自己和對方的身份差別,一時之間也不知道應該說些什么好,只能不尷不尬地否認著:“弟子絕無此意,我徒兒能夠贏得破空扇,也是憑借自己的本事。”

    “憑借自己的本事?”宇萌上人挑眉,“這就是說他還有幾份本事。既然如此,他又為什么不敢跟蘇幕遮再比一場呢?”

    說完這話,宇萌上人看也不看星純長老,而是直接轉頭望向盟主:“之前我不在,你們百般懷疑我徒弟,現在他身上的冤屈都一一洗脫,難道你們還要平白無故剝奪他比試的資格嗎?

    我聽聞盟主近日要渡劫,這才千辛萬苦尋了這妖丹回來,以助盟主一臂之力。

    沒曾想,自己的徒弟接二連三的忍受冤屈,現在想來實在是……哎……”

    聽聞此言,盟主趕忙說道:“絕無此事,蘇幕遮之前就忍受了不少委屈,如果這一次連比賽資格都被剝奪的話,那我萬劍盟上下哪里還有公正可言!”

    既然盟主都已經發話,星純長老就是有一千個一萬個不愿意,也不好再多說什么。

    不過,他很快又將主意打到了其他東西上面。

    星純長老指著宇萌上人帶回來的長劍問道:“此等絕世神兵,一看就知道并非凡物,師父還未讓它認主,難道是不打算將此物收為己用?”

    宇萌上人點了點頭:“是啊,我并未打算將它收為己用,但是也絕對沒有打算留給你用。”

    宇萌上人依舊是懟死人不償命的說話風格。

    星純長老臉上有些掛不住,他深吸一口氣,干笑著說道:“看來師父是想將這把絕世神兵留給師弟了?”

    莫名其妙被幸運砸中的蘇幕遮還有些沒緩過神來。

    幸福來的太突然,他需要冷靜一下!

    然而,還不等蘇幕遮自己冷靜好,宇萌上人就開口說道:“這倒不是,這把劍頗有靈氣,一般人恐怕降服不了它,得要是它心甘情愿的認主才行。”

    聽到這話,星純長老突然覺得有些意思:“如此說來,豈不是人人都有機會成為這把絕世好劍的主人?”

    宇萌上人不屑地看了一眼星純長老:“果然是有什么好處都上趕著要爭一把啊。”

    星純長老被宇萌上人說的有些不好意思,不過利益當前,他也顧不得這許多了,他略顯諂媚地笑道:“我自然是聽師父的,方才多嘴了一句,還請師父不要多想。”

    “我沒有什么可多想的,你要真有本事讓這把劍認你做主人,那我也絕無二話。”宇萌上人說的很有底氣,蘇幕遮卻是心頭一跳,這種事情可是開不得玩笑的,如果這柄絕世好劍被星純長老這個王八蛋拿去了,恐怕自己今晚做夢都會被氣醒。

    有了宇萌上人的話,星純長老當即面色一喜:“既然如此,那弟子這就嘗試一番。”

    星純長老自詡機緣不差,而且他在劍術上也算是頗有造詣。在他看來,他差的只不過是一個機會。如今宇萌上人愿意給他這個機會,那么這把劍他自然是志在必得。

    只見星純長老向前一步,對著宇萌上人躬身說道:“還請師父賜劍。”

    宇萌上人冷笑一聲,也不多言,直直地將那柄劍擲了出去。

    利刃破空而來,響起陣陣劍鳴,猶如鳳鳴悠揚,淺藍色的幽光縈繞在劍身周圍,再加上那窄長的劍身,整柄劍看上去輕得仿佛沒有重量一般。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熱門小說: 〔我的愛情在奔跑〕〔神女有心妖有意〕〔血未涼〕〔我只能看見屬性面〕〔虎婿小說免費全文〕〔陸先生,你是我的〕〔嬌妻還小,大叔寵〕〔爹地債主我來了免〕〔穿越之獸世種田記〕〔醫藥空間:農女夜〕〔重生之嫡女有點毒〕〔顧云黛趙元璟〕〔靳總寵妻有度〕〔葉凡〕〔神醫小狂妃
  sitemap
31选7开奖12024
pk10论坛 怎样识别熊猫麻将开 排列5(走势图专业版) 台湾棒球比分 _百家乐群 互联网金融的妹子多吗 qq麻将积分规则 天津十一选五遗漏号码统计 吉林十一选五手机版 北京快乐8最好的打法 街机捕鱼破译版下载 免费下载长春麻将 甘肃快3加奖前后金额 sg飞艇开奖网 正规理财平台2017 浙江6+1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