剛剛更新: 〔神醫狂妃甜且嬌全〕〔小祖宗她人美路子〕〔大唐妖怪圖鑒〕〔明末梟雄錄〕〔大明不可能這么富〕〔武俠大系統〕〔近身狂婿〕〔我為天帝召喚群雄〕〔胖揍星際商人〕〔奮斗在瓦羅蘭〕〔西游之絕代兇蟾〕〔大俠請選擇〕〔極品醫神當贅婿〕〔極品醫神當贅婿李〕〔李石川呂紫煙小說〕〔蠻獸騎兵〕〔魔偶天成〕〔大唐逍遙駙馬爺〕〔快穿后我被偏執大〕〔我復活了科學家
阿拉善奇書網      小說目錄      搜索
外掛優化中 第六十四章:炸了炸了!
    當然,蘇幕遮會這么做絕對不是因為瘋了!

    在陳奎開金身的時候蘇幕遮就看出來了,陳奎絕對搞事情了,而裁判沒有喊停就說明陳奎搞的事情是合理的,至少是比賽所允許的,絕不是什么陰邪之術。

    蘇幕遮思前想后,唯一的結論就是——陳奎要跟他同歸于盡!

    后面蘇幕遮百般作死的行為也不是在嘩眾取寵,而是有意試探陳奎,事實也如同他所預料的那般,隨著時間的推移,陳奎的動作變得越來越遲緩,而且精神也恍惚了起來。

    好幾次,蘇幕遮就站在陳奎的跟前,甚至有意放慢了逃跑的步子,但陳奎居然會追錯方向。

    “看來到極限了啊。”蘇幕遮微微一笑,各種符箓不要錢一樣的砸。

    神行符?成吧,先圍著你繞個幾十圈。

    怎么樣?看到哥的殘影了沒?

    就問你,帥不帥!

    隱身符?也行,猜猜我在哪兒?

    左邊?右邊?

    一個慢動作哦!

    傳送符?這個很重要,畢竟可以讓人家立馬就能看見你的也就只有這玩意兒了。

    若隱若現,若即若離,蘇幕遮將渣男的套路玩得那叫一個溜。

    而被玩的陳奎則是越來越崩潰,這一回,他不僅臉漲得通紅,而且眼睛和鼻子也漸漸開始流血,等到他耳朵和嘴角有血滲出的時候,蘇幕遮知道——時機到了!

    一柄通體赤紅的巨劍出現在蘇幕遮手中,蘇幕遮雙手緊緊握住劍柄,瞪著陳奎朗聲問道:“陳奎,今日之戰,你是想要殺我的,是嗎?”

    “你必須死!你必須死在我手上,我要殺了你!”陳奎現在模樣就像是魔怔了一樣,他雙目赤紅,口中不斷地重復著要殺了蘇幕遮的話。

    聽到了想要聽到的話,蘇幕遮也不再遲疑,他用力揮起掌中的巨劍,直直地向著陳奎劈去。

    陳奎的家底無法和蘇幕遮的抗衡,他之前的寶劍已經毀了,眼下也找不出第二把來,于是只能用自己的身體去扛,然而這回蘇幕遮手中的巨劍可一點兒都不脆,任陳奎竭力抗衡依舊連一絲一毫的裂縫都沒有。

    “上次是我大意了,在眾多寶劍中挑了一把身材比較柔弱的,這回換這把,你再折了它試試?”蘇幕遮挑釁道,隨后又繼續自說自話,“不過就算你把這柄劍弄斷也無所謂,反正我劍多,我倒要看看,究竟是你骨頭硬,還是我家底厚!”

    不得不說,蘇幕遮這番話的拉仇恨功力滿分!

    別說是陳奎了,就連臺下的觀眾都想上去拿大耳刮子抽他!

    “憑什么?”陳奎怒吼著,“憑什么你就有那樣的師父!憑什么你就有那樣的父母!憑什么我就要變成現在這樣!”

    陳奎現在的攻擊已經完全沒有章法了,一招一式好像全都是靠著本能和胸中無處發泄的怒火。

    他聲嘶力竭地吼著,眼中不斷有血淚滾出。

    蘇幕遮看著眼前的他,突然感覺胸口一痛。這不是他圣母心爆發,而是想起了過去的自己。

    同樣的話,他過去也在心底問過,問過很多人,那些至少看上去比自己幸福的人。

    不過,沒有回答,那些人也不會回答。

    每個人的初始設定不一樣,以后生活的困難模式也不一樣。

    有的人是簡單模式,有的人是困難模式,而有的人……是地獄模式。

    陳奎或許就是地獄模式吧,不過差不多的經歷,前一世的蘇幕遮選擇了消極對抗,這一世的陳奎選擇了為虎作倀。

    即便是大能的元神燃燒起來也是有個度的,更何況陳奎近期修為大漲全靠藥材堆,看起來挺唬人,實則外強中干,早就不知道虛成什么樣了。

    在蘇幕遮毫不停頓的攻勢之下,陳奎終于露出了破綻,隨著蘇幕遮一劍劈下,陳奎的右臂飛了出去。

    蘇幕遮知道,他贏了,而陳奎要面對的,只能是死亡。

    蘇幕遮雙臂發力,快而重地一劍斬下,盡量讓陳奎被了解的痛快些。

    場面一片寂靜,蘇幕遮握著巨劍的手都在微微顫抖,他確定自己砍中了,也確定自己贏了,可他的心中卻無半分欣喜。

    “愿下一世,你我都是投胎小能手,都能生活在自己羨慕的環境中。”蘇幕遮喃喃,聲音低得只有自己能聽得見。

    “我的徒兒啊!”一聲表演意味十足的呼聲響起,星純長老三步并作兩步跑上臺來,抱著陳奎殘缺不全的尸首哭喊道。

    蘇幕遮別過頭去,他不是不忍心看,而是不想看。

    覺得……惡心。

    他相信,如果陳奎在天有靈,也不希望自己的尸首被星純長老如此假惺惺的抱著。

    如果換成是蘇幕遮自己經歷這種狀況,估計能被氣得活過來吧?

    “你怎么可以性格殘忍至此!不管怎么說,這只是場比試啊。”星純長老果然演技不到位,控訴蘇幕遮的時候還不忘把自己沾染到的血抹到陳奎的衣服上,眼神中也有幾分嫌棄。

    不過此刻大家都被他的聲音所吸引,很少有人注意到他的動作罷了。

    “這場比賽,如果他不死,我就得死。”蘇幕遮的聲音十分平靜,“而且,我剛才也問過他了,確定他對我是存有殺心的。”

    星純長老氣結,的確,那個時候陳奎已經意識恍惚了,口中不斷地重復著類似要“殺了蘇幕遮”這樣的話。

    這是自己給陳奎的指令,為了怕陳奎壞事,還多番叮囑……

    “可是……”星純長老顯然不想放過這個做文章的好時機,畢竟不能讓自己白白折損一個弟子。

    “如果我是你,我會先將自己的弟子好生安葬了,然后再論其他。”宇萌上人突然出聲打斷道,顯然也是看不下去了。

    陳奎尸骨未寒,轉眼就被自己的師父當成了工具人。

    此情此景,蘇幕遮看了都想流眼淚!

    “的確,我也贊成師父所說,而且……既然比試已經結束,我們是應該好好論一論了。”蘇幕遮也跟著附和道,“有關于這場比試,有關于……比試的結果。”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熱門小說: 〔我的愛情在奔跑〕〔神女有心妖有意〕〔血未涼〕〔我只能看見屬性面〕〔虎婿小說免費全文〕〔陸先生,你是我的〕〔嬌妻還小,大叔寵〕〔爹地債主我來了免〕〔穿越之獸世種田記〕〔醫藥空間:農女夜〕〔重生之嫡女有點毒〕〔顧云黛趙元璟〕〔葉凡〕〔靳總寵妻有度〕〔神醫小狂妃
  sitemap
31选7开奖12024
广东麻将推倒胡胡牌技巧 波克麻将怎么老是输 一分赛车为什么买大就输 银行可以给私募基金配资吗 北京pk拾在线人工预测 北京赛车pk10推荐群网 麻将技巧口诀 辽宁十一选五开奖走势 安装心悦吉林麻将 成都麻将实战一百例46 比较正规的棋牌平台 重庆快乐10分计划网页版 深圳风采什么时候开奖 足球比赛比分直播捷报手机版 福建22选5大星走势图 二分彩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