剛剛更新: 〔神醫狂妃甜且嬌全〕〔小祖宗她人美路子〕〔大唐妖怪圖鑒〕〔明末梟雄錄〕〔大明不可能這么富〕〔武俠大系統〕〔近身狂婿〕〔我為天帝召喚群雄〕〔胖揍星際商人〕〔奮斗在瓦羅蘭〕〔西游之絕代兇蟾〕〔大俠請選擇〕〔極品醫神當贅婿〕〔極品醫神當贅婿李〕〔李石川呂紫煙小說〕〔蠻獸騎兵〕〔魔偶天成〕〔大唐逍遙駙馬爺〕〔快穿后我被偏執大〕〔我復活了科學家
阿拉善奇書網      小說目錄      搜索
俠客管理員 第九五一章 寧進派出所莫惹畢大哥,寧愿進班房莫惹呂姑娘(兩章合一)
    看著小丫頭紅撲撲的小臉蛋,畢晶實在不忍苛責,但又不能不說,故意板著臉作家長狀:“那群孩子怎么回事?”

    “您說她們啊?”曲非煙回頭瞟了一眼,小大人一樣扁扁嘴道,“他們非要跟著我和小華,說這樣就沒人敢欺負他們了……我都不愿意理他們,一群小屁孩,煩人得很!”

    跟著過來的小姑娘,這時候神色怯怯地叫了聲:“叔叔,姐姐好。”

    “你是……小華?”母老虎仔細分辨,居然是上回被人欺負惹得曲非煙大打出手那個,好像叫什么張筱華。

    小姑娘想不到母老虎還記得自己,不有有些開心點點頭,卻仍然怯怯地道:“菲菲說的是真的,那些人非要跟著菲菲的……”

    看來小姑娘挺講義氣,還知道替曲非煙解釋,畢晶和母老虎對視一眼,多少放下點心來,看起來小丫頭暫時還沒成長為學校小霸王……

    “奶奶的,老子明明第一次還在的,怎么不是被叫家長,就是開家長會了?”站在教學樓下,看著家長人潮洶涌的壯觀場面,畢晶心里既得意又無奈。

    校園里已經擠滿了家長,有的在仔細看著手里的成績單,或喜氣洋洋,或唉聲嘆氣,有的在左顧右盼不知道是不是在緬懷當年自己的校園時光,有的卻在交頭接耳,也不知道哪兒那么多好說的。畢晶環顧四周,發現了好幾張熟面孔,都是上回處理學校女霸王曲菲菲事件時打過照面的。看見畢晶,這幾位神色竟然有些慌亂,有兩個還尬笑著遠遠點點頭算是打了個招呼,其他幾個竟然慌忙轉過頭去,不敢跟畢晶對視,好像見到了妖怪似的,隨即湊在一起嘰嘰咕咕起來。

    什么意思啊這是!畢晶一邊和那倆識相的點頭致意,一邊對著另外幾個運氣,心理極為不忿:上回發飆的明明是母老虎好不好,你們這么怕我干什么,憑啥這鍋就得我背?不過畢晶掃了半天,也沒發現上回那個網紅臉女人,也不知道是

    不過真進了教室就不一樣了,除了英語教師之外,各科老師都把曲菲菲狠狠表揚了一遍,說著孩子怎么怎么聰明,怎么怎么努力,進步怎么怎么巨大,讓畢晶大大有光,一張胖臉寫滿了得意,眼角都快了開叉了。

    但是得意的情緒沒過多久就不翼而飛了。

    就在那位向來偏袒曲菲菲的班主任王老師上臺總結,提醒各位家長注意事項的時候,一個孩子驚慌失措推門而進,喘著粗氣大喊:“老師……老師不好了,曲菲……曲菲菲……被一群社會人圍了!”

    “我靠!”這孩子話還沒說完,畢晶蹭一下就從座位上直接竄到門外去了。滿屋子家長和老師只覺的眼一花,那胖子人應就不見了。

    王老師在背后剛喊了一聲“別著急,曲菲菲不會有……”畢晶人已經沖到樓梯口了,心說我擔心的是這個嗎,我擔心的是那幫混混!那小丫頭本身就是個無法無天的主兒,何況身邊還有個心狠手辣的母老虎!

    心里著急,神行百變全力發動,畢晶一路火光帶閃電就跑到大門外去了,隔老遠就看見當地為了一大圈人,正在指指點點議論紛紛。畢晶當時就急了,怎么什么時候都有看熱鬧的啊!嘴里“借過借過”“讓讓讓讓”“開水開水”亂七八糟一通叫,身體從人堆兒里三繞兩繞繞進去,一眼就看見場中的情況,不由倒吸一口冷氣:圈子里,小丫頭和母老虎昂然而立,滿臉殺氣,那個叫張筱華的小姑娘緊緊拉著曲非煙的胳膊,渾身顫抖,眼睛卻在發亮。十幾個滿頭五顏六色頭發的混混,橫七豎八躺了一地,正跟那兒叫喚呢。

    還是來晚了啊!畢晶欲哭無淚,這倆女祖宗,這是把人傷得多狠啊!

    還沒等他說話,地上一大耳環紅頭發混混就喊上了:“你們倆等著!我大哥一會兒就……”

    “你給我閉嘴吧!”畢晶急得跳腳大叫,心說你還敢威脅我們家母老虎,嫌傷得不夠重是吧?

    那混混見突然跳出來這么一胖子,指著自己大罵,登時楞了一下,一時都沒敢還嘴。周圍圍著的人見這胖子聲色俱厲,都不知道什么來頭,興趣可更強了,嗡嗡嗡得吵得人頭疼。

    “誰敢碰我兄弟啊!”人群外忽然有個粗嗓門大叫,“讓開,都讓開!”

    人群一回頭,就見十來個壯漢腳步匆匆沖過來了,眼見氣勢洶洶的,知道這事兒要鬧大了,轟一聲散開,躲出去幾十米,遠遠看著。十幾個大漢氣昂昂而至,領頭那大個子嘴里還叫呢:“怎么回事!”

    剛剛地上大喊大叫那大耳環登時興奮起來:“大哥,我們被人打了啊!”

    “丟人現眼的東西!”大個子先往地上啐了一口,才惡狠狠看向畢晶:“是你們……”話未說完,這大漢忽然一愣,聲音頓時小了好多:“您是……畢哥?”隨后又看見母老虎,臉上登時擠出幾分笑來:“呂姐?”

    畢晶和母老虎都一愣,狐疑地看著這大漢:“你認識我們?”

    “哪兒能不認識呢?在黃總,就是影視城那邊我見過您!”那大漢滿臉堆笑,“道上兄弟誰不知道兩位大名?有道是寧進派出所莫惹畢大哥,寧愿進班房莫惹呂姑娘,常山道兒都是掛了號的!”

    呦,哥們都有這名氣了,都跟王維揚張召重一個檔次了?畢晶和母老虎先是一樂,隨即同時無語,這也太難聽了,這誰編的啊這是!曲非煙那邊很不給面子地直接撲哧樂出聲來,畢晶和母老虎同時瞪她一眼,曲非煙滿不在乎地眨眨眼,但隨即想起這兩位現在是自己“家長”,急忙低下頭,嘴邊帶著笑意,烏溜溜的黑眼珠咕嚕嚕亂轉。

    那大漢也不等倆人說話,直接一腳一腳朝地上那十幾個混混踢過去:“瞎了眼啦你們?知道畢哥呂姐什么人不?”

    大耳環被踢得發蒙,但也知道這回可能攤上事了,躲也不敢躲,哆哆嗦嗦道:“不……不知道……”

    “讓你們少惹事兒多看點新聞,你們就是不聽!”大漢又憤怒踢了大耳環一腳,“世界格斗之王,從頭一名到最后一名,都住他們家!這你特么都不認識,你敢學人出來混!”

    一群混混都被嚇傻了,大耳環道:“我……我不知道啊……”

    那大漢更加生氣,又朝大耳環身上亂踢。

    “算了算了!”畢晶和母老虎急忙攔住,“這回算了……反正我們也沒怎么著。”心說這叫什么事兒啊,怎么那些人住家里,全常山都知道了?

    大漢這才住手,指著地上一幫混混恨恨道:“都給我滾起來!”

    等人都一瘸一拐站起來,一見這里事兒都快平了,幾十米外的看客們又轟一聲圍上來,在外圍對母老虎指指點點。

    畢晶和母老虎大感頭疼,都知道此地不宜久留,跟那大漢道:“既然都認識,那今天就算了,這都是你手下?”

    那大漢搖搖頭:“也不是什么手下,就是這一帶的小混混,整天吃飽了沒事兒干,到處亂晃的。”指指大耳環道:“這是我公司老同事的弟弟,平常就打著我名頭胡來……”

    看來這大漢說的也不是假話,這些小混混看樣子也不是混社團的料,畢晶懶得理這些人多說話,眼瞅著曲非煙的班主任領著幾個老師出來了,想了想道:“別管怎么說吧,跟你討個情,以后弟兄們別上這學校找事兒成不?”

    那大漢忙不迭答應,班主任王老師過來就看見眼前的境況,聽這大漢這么一說,不由暗暗高興。畢晶看了王老師一眼,沉吟一下又問:“還有,要是方便的話,我想問問這次大家究竟是為啥……”

    他話音還沒落,大耳環就忽然跳起來:“畢哥你等一下!”說著撒腿就跑,不一會兒就從幾十米外小巷子里揪出一半大小子來,拽到畢晶身邊一陣點頭哈腰:“畢哥,就是他!他給我們一千塊,讓我們找事兒的。”

    這小子還挺機靈。畢晶和母老虎瞟他一眼,隨即看了那半大小子一眼,同時哼了一聲,曲非煙早跳起來:“就知道是你!”回頭又拍拍張筱華:“小華別怕!”張筱華把曲非煙抓得更緊了,怯怯地點頭。

    那小子早被嚇得魂不附體了,渾身哆嗦頭都不敢抬。王老師怒道:“曲曉龍!你怎么這樣!你家長呢?”

    那小子正是曾經欺負過張筱華,隨后被曲非煙打得豬頭一樣的那個,本來已經嚇得半死,聽見王老師問,卻忽然抬起頭來,雙眼發紅地盯著畢晶和母老虎:“家長?我哪兒還有家長!我爸爸被你們……”

    話還沒說完,遠處忽然響起一陣撕心裂肺的嚎哭,一個少婦穿過人群沖進來,一把抱住曲曉龍,一陣哭天抹淚:“兒啊兒啊,你爸爸已經出事兒了,你可不能再出事兒了啊!你要出事兒了媽可怎么辦啊!”

    那小子倒是沒出聲,可雙手抱著那女人,眼淚嘩嘩往下流。

    這人……是那個網紅女?畢晶和母老虎半天才聽明白,都不可置信地看著那女人,就見她頭發亂成一團,臉色焦黃沒一點光澤,估計是沒及時打玻尿酸,額頭皺紋也出來了,雙眼皮都快變成三道兒了,嘴巴又干又澀,似乎還有幾道裂口,不仔細看,還真認不出就是那個曾經飛揚跋扈的官太太。

    不過,曲區長出事兒了?怎么回事兒?碰上車禍啦?我說今天在學校沒見這女人呢!

    王老師悄悄走過來,低聲道:“上回她在學校鬧了一圈之后,曲曉龍他爸爸,就是曲青峰副區長,就被調查了,聽說前天已經被兩規了……這孩子,唉!”

    蛤?畢晶吃了一驚,最近忙著家里的事兒,這么大事情,居然都不知道。看看曲曉龍,合著這小子是因為老爹被查了,找人跑這兒報復來了?

    按說一個貪官被查,那是大快人心的事兒,可是看著這兩母子的慘狀,畢晶又有點不忍心。媽的,老子這是心太軟了么?畢晶罵了自己一句,看了眼母老虎,就見這娘們臉上也沒一開始那種憤怒了,多多少少有點黯然。

    見畢晶朝自己看過來,母老虎嘆了口氣,走過去拍拍那網紅女的肩膀:“這位大姐……”

    那女人噌一聲直起腰來,一把把兒子擋在身后,瞪著雙眼沖母老虎大叫:“你別動他!”

    “我沒想動他。”母老虎嘆口氣,“你們娘倆都這樣了,就別搞那么多事兒了。”覺得自己話里有點諷刺的意思,急忙住口,頓了一下才道:“孩子還小,現在拉回去好好教育,也許還來得及。這學校挺好的,老師們也負責,只要他學好,都會幫他的……”

    “是啊是啊。”王老師也插話道,“雖然他不是我們班的,可也是我們學校的學生啊,我們不會不管的。”

    網紅女瞬間瞪大眼睛,不可思議地看著母老虎,又看著王老師,神色逐漸松下來,但終究什么也沒說,只是抱著兒子淚流不止。母老虎又嘆了口氣:“我話就這么多,為了你兒子的將來,你自己好好想想吧——胖子,菲菲,咱們回家吧。”

    畢晶點點頭,跟王老師和張筱華再見,又跟那個大漢打個招呼,帶著母老虎和曲非煙上了車。

    車子發動,在眾人的目光注視下緩緩駛離車位,曲非煙小丫頭忽然打開車窗,對著外邊喊了一聲:“曲曉龍,以后有人欺負你,報我的名字!”

    隔著十好幾米,畢晶就見那半大小子渾身一激靈,不有氣不打一處來,不輕不重拍了小丫頭一下:“老實點!從哪兒學的這些亂七八糟的!”小丫頭嘻嘻一笑,縮縮脖子,也不以為意。

    畢晶瞪她一眼,順便瞄一眼后視鏡,就看見那大漢正對著十幾個混混指手畫腳地教訓。“都學點好知道不?老子這么大歲數都上岸了,現在都是正經公司職員了,人家畢哥呂姐那么大本事都做好人,你們以后都給我改!明兒就都去給我把頭發弄干凈,找工作好好上班去!”

    這什么亂比喻!畢晶嘎一腳剎車,往回倒了十幾米,喊了一聲:“兄弟,跟你商量個事兒——你們那順口溜以后能不能別說了,太難聽了!”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熱門小說: 〔我的愛情在奔跑〕〔神女有心妖有意〕〔血未涼〕〔我只能看見屬性面〕〔虎婿小說免費全文〕〔陸先生,你是我的〕〔嬌妻還小,大叔寵〕〔爹地債主我來了免〕〔穿越之獸世種田記〕〔醫藥空間:農女夜〕〔重生之嫡女有點毒〕〔顧云黛趙元璟〕〔葉凡〕〔靳總寵妻有度〕〔神醫小狂妃
  sitemap
31选7开奖12024
贵州11选5基本走 真人麻将四人麻将棋牌 3d杀码 广东腾讯麻将1.5.0旧版 天天街机捕鱼 辉煌棋牌怎么找不到了 辽宁快乐12走势图表 黑龙江22选5 最高奖金 可儿国外赚钱培训失望 今天3d开机号近1 7乐彩开奖结果走势 法国乌拉圭比分预测足彩 财神捕鱼怎么观察吃土规律 辽宁省快乐十二开奖 500比分中的水位怎么看 福建22选5走势图开奖结果